Excalibur

【安柯】共感症


*病症梗


好像还是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又成功解决了一起案件,看着高木警官带走嫌疑人的背影柯南却突然眼前一花。


“你没事吧。”灰原哀上前一步扶住他同时不着痕迹地遮住少年侦探团几人的视线。“没事。”柯南闭着眼睛缓了片刻朝对方露出一个安抚性的笑容,“老毛病了。”


“你这样下去不行的。”科学家小姐微微皱眉,“你没办法控制和嫌疑人共感,但你偏偏又是个侦探,这样下去你的精神承受不住的。”


共感症,顾名思义就是能和特定的人或者群体产生共鸣,既可以是情感上也可以是灵魂上。患者可以体验他人的情感和记忆,但同时也会给精神造成压力甚至崩溃。


工藤新一就是这种罕见病症...

【安柯/降新】一千零一夜

刚翻到一篇之前写完还没发的存稿,因为后半截是隔了很久之后续写的,所以它不出意外的崩了……


但本着写了就不能浪费的原则我决定放出来混个更!


——————————————


我叫工藤新一,是个侦探,这是我唯一还记得的信息,顺便说一下——我已经死了。


黑发的少年半躺在沙发上,时不时抬手翻动一下手里的小说,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少年翻动书页带起的声响在屋内回荡。


不注意看的话这幅场景简直再普通不过,就像每一个放假在家的高中生会干的事,但是如果稍微留心观察就能发现不对——靠在沙发上的漂亮少年腿是悬空的。不,与其说是悬空,不如说他的下半身根本就是半透明的,他压...

【安柯】捕蝇草

《all新三十日产粮计划》DAY15


上一棒@林真尋 

下一棒@帝丹第一深情 


“降谷先生还喜欢养植物吗?”来送资料的风见看着阳台上的几盆绿植。“啊,西芹而已,平时做料理喜欢放一点。”听见一旁的哈罗似是不满的呜咽了一声安室又补充道,“不过这小家伙不太喜欢。”“那角落上那个呢?”


男人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那个啊,那是一盆捕蝇草。”


“早上好柯南君。”金发的服务生带着一贯的表情,漂亮的眼睛弯出一个得体的弧度。“早上好啊安室先生。”男孩揉着眼睛,语气是周末早晨特有的奶音,微微拖长的尾音像是扬起的小钩子。


“难得不上课怎...

【降新】噩梦

短小的日常,私心想看降新贴贴√


猛的倒吸一口凉气,工藤新一倏地睁开了眼睛。周围漆黑一片,但指尖传来的毛绒触感让他反应过来这里依旧是他熟悉的家。


心脏以高于正常的频率砰砰地跳着,还处于未平复状态的人下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液体滚过喉咙的声音在后半夜的房间里显得清晰可闻。


“做噩梦了吗?”问这句话的人显然也是刚醒,略显沙哑的嗓音里还夹杂着睡意。床头灯被按亮,房间内的黑暗迅速如潮水般褪去,止步于房门之前。


“我吵醒你了吗?抱歉。”少年漂亮的蓝眼睛里带着歉意。“没关系。”他同居的恋人起身扯过一旁放着的外套转身走出房间,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杯温水。


“怎么...

【平新】缺失的记忆

服部平次忘记了一个人。


他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不知道这个人长什么样,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找这么一个人,只是突然有一天早晨他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告诉他:你忘记了一个人。


是什么人呢?是曾经他帮助过的路人?亲手抓住过的犯人?或者是,他的友人?名侦探一向引以为傲的大脑突然没了想法。


但坐以待毙不是侦探的作风,特别是服部这样的热血少年。既然有了问题,那就去求证它,抽丝剥茧找到事情的真相这才是关西名侦探该有的作法。


对了,他们都叫他关西的名侦探,那西边是服部,东边是谁呢?白马探吗?大阪少年想着对方那张混血的脸莫名感觉有些违和。


下定决心寻找真相的大侦探...

【安柯|知乎体】看男朋友女装是种什么体验

第一次写第一人称视角,ooc预警


谢邀,并不有趣。


其实看到他女装是个巧合。那天我和朋友受邀参加一个宴会,坐下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服务生,我刚回过头准备和人道歉就看到了我男朋友那张脸。


怎么说呢,虽然他女装也不难看啦,但作为我来说还是觉得有点奇怪。不过我没和他搭话,他这样出现在这里估计是有什么事,所以我还是决定装作不认识他。


我按照原本的打算和他道了歉,他冲我笑了笑说了句“没事”然后端着托盘走了,不过按照我对他的了解我觉得他应该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所以我和朋友交代了两句也找了个借口起身了,果然我在厕所找到了他。


“没什么要问我的吗?”他率先开了口...

【降新】猫咪病毒

最近不知道又是为哪个疯狂科学家的实验结果买单,一种“猫咪病毒”悄然在人们身边传开,当病毒被发现的时候,整个米花町的猫咪含量已经严重超标了。


所幸病毒本身对人体没有危害,被传染无非也就是变成猫咪一个星期而已。仔细想想,变成毛茸茸的可爱生物,通过不同的视角重新观察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是有了正大光明的摸鱼理由——简直是爽翻了好吗!于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躺平。


得益于人们的集体不作为,猫咪病毒瞬间在整个东京扩散,现在走在大街上到处都能看到飞檐走壁,打滚撒娇的猫咪,人们甚至因为感染之后会产生抗体不会二次感染而感到有些惋惜。


当然,也不是所有职业都可以心安理得的摆烂,就比如在这...

【安柯/降新】遇见正真的你

算是对m25一点续写,其实就是私心想让零和新一见一面(我真的起名废)


——————————


“欢迎光临。”金发的服务生脸上带着些擦伤依旧笑容可掬,“天冷了要来杯热牛奶吗?加蜂蜜哦。”安室透冲进门的小侦探眨了眨眼。


“呐,梓小姐,安室先生今天就回来上班了吗?”柯南看着安室透忙活的背影转头问榎本梓。“是啊,他万圣节那天在涩谷受了点伤,我劝他休息两天,可是他说店里缺人手还是来了。”店员小姐摇了摇头,“那天竟然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好在我没去那里。”


“刚才在和梓小姐聊什么?”安室透在他面前放下一杯牛奶顺便加了一份三明治。“没什么。”男孩摇了摇头双手抱住杯子,“怎么不休息...

【安柯/降新】灵魂伴侣

传说,茫茫人海中有那么一小部分有缘的人手腕上会在特定的时间出现一个名字,那个名字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灵魂最为契合的人,人们把这样的人叫做灵魂伴侣。


志同道合的男孩子们待在一起似乎总有聊不完的话题,这次也不知道是谁先挑起的这个话题,总之整个午饭期间他们都在谈论这个听起来有些离奇的传说。“你们说,真的有灵魂伴侣吗?”萩原研二看着身边的好友们,男孩子们总是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充满兴趣。


“谁知道呢。”松田阵平双手抱臂,“就算有,世界上这么多人上哪找去。”“或许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遇上的吧,毕竟是灵魂伴侣嘛。”诸伏景光总是比较善解人意的那个。“嘛,那谁知道要等到哪一天呢?”伊达航用肩膀撞...

【安柯】杀手

昏暗的房间内,作为屋子里唯一的光源,电脑屏幕发出的冷光幽幽地照在书桌前的男人脸上。男人长着一张娃娃脸,灰紫色的眼瞳和淡金色的头发,标准的帅哥,只可惜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仿佛时刻扣着一张面具。


电脑屏幕上的资料是他这次的目标——没错,他是个杀手。修长的手指滑动着鼠标,光标在一张照片出现在屏幕上时停下了,男人没有表情的脸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倒不是说他动了什么不该有的恻隐之心,只是这次的任务多少有些奇怪了——照片里的男孩看起来只有六七岁。


手机振动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思考。“新身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电话那头是有些沙哑的女声。“朗姆到底什么意思?”男人眉头微皱。“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

© Excalibur | Powered by LOFTER